业内人士建议,加强全国范围的债委会协调机制,形成整体合力,全国一盘棋,拿出协调一致的信贷政策,不轻易退贷。再如,在去杠杆中,银行也碰到一些短期难题,盼望国家出台配套措施予以支持。某银行地方分行负责人说:“经济下行期,不良资产高企,监管机构能否对拨备覆盖率给出更大的容忍空间?现在底线要求为150%,一边是拨备资金躺在账上‘睡大觉’,另一边是银行又没有多余的资金来核销。”  此外,不良贷款上升,但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手段和渠道有限,而相关税费却较高。建设银行徐州分行副行长许范新说,加快不良资产处置,需要政府协调工商局、房产局、土地局、车管所等相关职能部门配合银行查询企业和个人资产信息,使银行能尽早介入、及时维护债权,同时要降低执行、评估、过户等费用,降低处置成本。改革正提速  6月30日,受国务院委托,履新不足半年的国资委主任肖亚庆曾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作了关于国有资产管理与体制改革情况的报告,其中列举出了一系列国资国企改革的"成果":在制度设计方面,2015年9月颁布了国企改革的纲领性文件、"1+N"顶层设计中的"1"——《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其后又出台了13个专项改革意见或方案;在行政审批方面,取消下放了21项监管事项,宣布废止和失效33件规范性文件;在完善公司治理方面,在85家央企集团层面建立了规范董事会,在宝钢集团、中国节能环保集团等5家央企开展了落实董事会选聘高级管理人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等职权试点,采取市场化方式选聘了1名总经理和13名副总经理;在央企整合重组方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央企总数已经从2012年底的115家缩减至目前的106家……  尽管国资委晒出诸多"成果",但从6月初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对国资委巡视情况的反馈来看,决策层对国企改革的推进力度并不满意。这里所说的触底,不是说将会出现所谓的V型或U型反转,而是说增长速度不会继续下降,从而进入L型的下边,也就是进入一个均衡、可持续性的增长平台。"  下半年集中发力  以央企为代表的国企改革一直广为社会所关注,在下半年则开始集中发力。

“中国进入‘大企业时代’,兼并重组是目前这个阶段的主要特征。”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在“大企业时代”背景下,按照国内外市场竞争与央企瘦身健体的内在需要,央企在2020年组合成80家左右有创新能力、有国际竞争力的“国家公司”将是很有可能出现的局面。但于铁义如实供述办案机关已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检举揭发他人犯罪,具有立功表现,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其亲友亦积极代其退缴赃款,受贿财物已基本缴回,故未判其死刑。加上之前的中国南车[0.22% 资金 研报]和中国北车[0.00% 资金 研报]、招商局和长航外运、中电投和国家核电的重组,目前央企数量已减至104家。在改革试点方面,7月14日,国资委公布新一批国企改革试点名单,新的试点内容集中在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央企兼并重组、落实董事会职权、国企信息公开等方面。截至目前,新一批试点的央企已达22家。在二级市场上,央企上市公司动作频频。仅8月就有11家央企所属上市公司因重大资产重组或资产划转等事项而停复牌,包括中国一重[0.00% 资金 研报]、中粮屯河[0.00% 资金 研报]、号百控股[1.37% 资金 研报]、一汽夏利[-1.00% 资金 研报]、上海电力[0.00% 资金 研报]、宝钢股份[0.00% 资金 研报]等。“中国进入‘大企业时代’,兼并重组是目前这个阶段的主要特征。”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在“大企业时代”背景下,按照国内外市场竞争与央企瘦身健体的内在需要,央企在2020年组合成80家左右有创新能力、有国际竞争力的“国家公司”将是很有可能出现的局面。

二是劳动力数量减少,自2011年以来,我国适龄劳动人口规模呈下降趋势,预计“十三五”期间年均下降300万人左右,人口数量减少对经济增长出现负贡献。这要求2016年至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6.5%。2013年,我们估计的“十三五”我国经济增长潜力在6.5%左右是学界研究结果中较低的。尽管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修正我们的结果,现在看来,由于资本产出率不断降低,潜在增长率估计也许偏高了一点。国企改革多个层面取得进展,如17个省市开展了分类工作,全国国有企业改制面已超过80%,央企、省属企业中股权多元化比例已达到67.7%。然而,目前债委会是区域性的,许多企业在全国都有贷款,往往是当地机构说好了不抽贷,却被外地银行抢先抽贷。